查看: 1045|回复: 1

[异乡感言] 在外的时候,我想回家 [复制链接]

Rank: 2

声望
50
寄托币
12
注册时间
2019-3-14
精华
0
帖子
2
发表于 2019-3-14 16:46:56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我不想谈自己,我想给大家说说我朋友的故事,大家不妨放下手中的事情或者那频繁点击手机亦或是电脑的手。倾听,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听别人讲,你是听到了别人的故事还是联想到了自己的生活?这个有待商榷,好了,我的话有点多了,进入正题,希望大家看完也和我一样多多少少有点收获。


朋友秦(化名)选择大三到美帝交换,那时候我还是比较意外的,因为我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个决定!在我看来,他:踏出了祖国的舒适圈;选择在横跨四个时区的北美大陆走南闯北,也踏出了校园的舒适圈。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朋友问秦,在美国的这一年,你怎么找到合适自己的活法?你得到了什么?

秦轻轻告诉我,他在华盛顿D.C.,在林肯纪念堂读内墙上刻的葛底斯堡演说。那时候听他讲好像外面还飘起了鹅毛大雪,冻得他脚趾头都失去了知觉,却把一篇晨读了一个多月的演讲读出了新的味道,恕我愚笨,我无法想象到那时候秦的心境。

在亚特兰大,他在马丁路德金第一次做牧师的小教堂里面看壁画,和黑人姐姐手拉着手,唱起了中国才有的南方小民谣;还在远离罗德岛市中心的小岛新港环海徒步,他沉浸在回忆中,傻笑着对我说,他因为没穿外套,手臂晒掉了一层皮,却在听见出口处孩子戏浪的笑声时,乐得倦意全无。





这时候,我也有问过自己,去看世界的意义是什么?
是边走边重新认识自己吗?还是在试探这个世界有没有上限?

每个人心底的答案都不一样,我的答案?我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想到这儿,才发现我又跑题了,我们继续带着问题听听秦的事。
或许,下文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秦说放暑假的时候,他跟同学去了趟波士顿,从他述说时那扬起的嘴角,我就知道那趟旅行,让他记忆犹新。秦说,他觉得发现比起靠地图,靠问更好玩儿。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不解,却并没有停下过多解释,而是继续着他的回忆。他们(秦的朋友)从车站下来到青旅的一段路,他俩打了辆Uber,选了更省钱的拼车。正是毕业的季节,车上上来了一个急着去城里参加毕业典礼的女孩。

秦的朋友马上跟她搭讪了起来:“哈啰!我们从纽约来,想知道波士顿本地有什么好吃的吗?”

拼车的女孩笑了笑:“让我想想……噢,来波士顿一定要吃龙虾啊!”

秦接受了她的建议,点开了Yelp搜到了附近最有名的卖龙虾卷小店的地址,用小本本记下以后。他们跟着地图去吃了那家龙虾小店。秦说他很感谢那位拼车的那女孩,让他尝到了一顿美味。他自言自语道,不知下次可否还有机会,不然定要邀请那女孩一起再吃一次“旅行的味道”。






秦还从Airbnb的房东口中得知了附近最好吃的汉堡、酒吧、又从汉堡店邻桌陌生人口中得知恰好碰上的火把节;
在大晚上,接着讨论到底去哪个小酒吧小酌几口,后来反倒是随性的停在了路过的一家Ben&Jerry’s冰淇淋店,大口摄取卡路里。

秦像一位经验老道的旅者似的对我叮嘱,旅行要尽兴,一定先要把攻略的框架搭好,这样才能安全到达和离开。但是路上的细节,即兴就好。只有这样,才能看到目的地最随性、最真实的样子。
说到这儿,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撇过头去,我还是看到了秦那双红着的眼。他好似对我说又好似在自言自语的念道:在他乡才会明白什么是故乡。。。。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深深的惆怅。



秦说,3月份是学校的春假,他从最纽约坐了三个小时飞机去到了西部的天使之城洛杉矶。
他有同学现在在洛杉矶念书,他急忙给他朋友发了条短信。一小时后,他们约好在格里菲斯天文台看星星。( 格里菲斯天文台是哪里呀?是那个能望见Hollywood坐标的半山腰,是《爱乐之城》里一席小黄裙的Mia和Sebastian起舞的小山坡。)
秦告诉我,他是秦眼里非常厉害的朋友:只身在洛杉矶求学,学的是他眼里非常“玄乎”的空气动力学,自己组装赛车带团队参加竞赛。

正待下文的我突然听到秦没了声音,我疑惑的望过去。秦轻声呢喃着说他趴在山上白色的护栏时候觉得自己有时候很孤独。”他觉得,洛杉矶的夜很冷,就连吹来的风——都是冰凉。
秦继续说道,他在洛杉矶坐大巴回旧金山的时候,耳机里听着好妹妹乐队的慢歌,那种孤独,格外明显。有时候,在学校压力非常大。想着和爸妈述说,他们却无法理解;带着外国好友去唐人街吃中国菜,想起好久没有回去过的故乡,在我听来,其实无非两字—孤独!


我问秦,你已经这么强大了,还有乡愁啊。
他反问:”难道你没有吗?”
我说,可能是想念家里饭菜的时候吧。
我的家乡是被冠以“天府之都”的四川成都。那些年我在纽约的时候,离当地最大的唐人街很近,但是无论探访过多少次川菜馆,都不是家乡的味道。哪怕味道很好,但是家乡的滋味-无可替代。其实,乡愁的浓度,跟一个人强大不强大根本没有一点关系。故乡毕竟是离开了才发现这么可爱的地方,那个供给最后一口气的避风港。在他乡看月亮,才发觉月最明时是故乡。

秦告诉我,寒假的时候,犹太教授Moshe带他和一群同学坐飞机去了南方的阿拉巴马。
这一趟旅行,他经历了三次“身份地震”。
第一次,是认识到他只是个外国人。
他和我讨论到,我们中国,各族冲突远没有美国南北方的种族冲突来得尖锐。在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站在种族隔阂曾最深的亚特兰大市,秦才突然认识到自己真的是个“外国人”。



那一天,他在蒙哥马利的非营利组织EJI摸着装满了泥土的玻璃瓶子。听那里的员工说,每次一个黑人被种族歧视夺去了生命,他离开时脚下的土都会保留在这里。
一直生活在安宁幸福之中的秦,以为世界已经很太平。在看了这么多冲突故事以后,才明白曾不问窗外事的自己有多天真,却多受庇佑。
秦第二次,是认识到自己只是个从北方来的留学生。
秦念书的纽约毕竟是大城市,什么都方便,而只要去到稍微偏僻的南方的乔治亚州,坐着Uber在郊区转上几圈,也不一定会找到美食,秦对这件事记忆犹新,因为那时候他的胃和身体,集体抗议了。


在秦印象中以纽约为代表的繁华大美帝,在南方的小城里却变了样。连晚上能玩乐的小酒馆都没有找到。
他认为在美剧里渲染的梦想国度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完美。但是,越多地见证了她的繁华和她的破败,越觉得她很美。



秦第三次,是认识到他是个无神论者。
秦在一趟旅行中,遇到信奉犹太教的、信印度教的也有信基督教的。但是秦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在被问到“你不相信神明吗,那离开的时候谁来做审判”的时候,却也一时不知作何解释。

秦说他曾和小伙伴一起到伯明翰的教堂听祷告。结束的时候,几位朋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念了“阿门”。他看着眼前这群心有所念的小伙伴,秦非常担心会说错什么让他们觉得局促不安,而同时却也深深为他们的虔诚着迷。

秦的朋友带他去印度庙用餐,他看着朋友赤脚虔诚拜神。非常感谢他朋友心这么宽,也带着秦和他们这群信仰各异的年轻人,把世界拓得更宽了些。


秦现在也已经回国,也有了自己的美好家庭,但是他还是会时常的出去旅行,他把这称之为心的淬炼。我问过他,你去过这么多地方,走过这么多路。到底获得了什么?他指了指天,又指了指自己,却没有解释。留给我的只有到现在也无法理解的答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声望
87
寄托币
1242
注册时间
2018-12-4
精华
0
帖子
151

FALL祈福章

发表于 2019-5-5 13:50:2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报offer 祈福 爆照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