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托家园留学论坛

楼主: viviendd

吴越: 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原创小说) zt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声望
0
寄托币
2055
注册时间
2002-11-1
精华
20
帖子
1000

荣誉版主

发表于 2004-12-2 09:19:37 |显示全部楼层
变成每天开夜车的期待了~~
在爱情没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会那样地爱一个人.
在爱情没结束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的爱也会消失.
在爱情被忘却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刻骨铭心的爱也会只留淡淡痕迹.
在爱情重新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还能再一次找到那样的爱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声望
0
寄托币
713
注册时间
2002-8-10
精华
0
帖子
256
发表于 2004-12-2 10:16:37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也在等待中....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
我就是你最重的行囊
从此无论多少的风风雨雨
你都要把我好好珍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声望
12
寄托币
5065
注册时间
2002-5-14
精华
3
帖子
854
发表于 2004-12-2 11:08:16 |显示全部楼层
:) 我也是在等。


最初由 deborahisme 发布
[B]变成每天开夜车的期待了~~ [/B]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声望
12
寄托币
5065
注册时间
2002-5-14
精华
3
帖子
854
发表于 2004-12-2 11:10:41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一



“也没什么。听说你暑假要去旧金山实习,是吗?” 他淡淡地问。



我点点头,“郑滢介绍我去她那家公司。挺大的,我觉得去见识一下也好。”



“嗯,是挺好的。” 他点点头,“什么时候走?”



“三个星期以后。”



“有人送你去机场吗?”



“有。”



“噢,那就好。”



我说了一声再见转身要走,他叫住我,“关璐。”



我回过头,他轻轻地说,“谢谢你送给我的那条领带,上次我戴着它去 job fair,果然运气很不错。”



我垂下眼睛,“其实,是你自己条件好,戴哪条领带都一样的。”



和已经分手的男人讲话,简直像在地雷阵上走路,一不当心,就引爆一团让人心酸的回忆。而这些地雷,都是当初我自己一个一个埋下去的。炸死活该。



三个星期以后,我又一次来到旧金山上空。这个地方,我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来,然而,我还是来了。我望着碧海青天之间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突然感到一阵惘然,这一次,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跑来呢?我告诉系里的导师和同学是为了那家五百强公司的实习机会,但是我自己明白,其实并不止于此。这一点,杜政平和郑滢也心知肚明,然而,应该知道的那个人,却根本不知道。大概,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在蓝天的这一边,其实并没有人在等待我。



郑滢和章文刚来机场接我,章文刚长得一表人才,看上去和郑滢很般配。郑滢果然挑了一只香喷喷、新出炉的羊角面包。



晚上,我和郑滢挤一张床。虽然已经差不多五月底了,旧金山的晚上还是凉气逼人,要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才行。窗帘外的街灯隔着树叶透出淡青色的光芒,也是冷嗖嗖的。旧金山,是一个冷嗖嗖的地方。



“章文刚怎么样?” 郑滢问我,与其说是在问我,不如说是在邀请我夸夸她的男朋友。



“不错,看上去很成熟、很有安全感的样子。差不多可以打九十分。”



“那剩下的十分呢?” 都打了九十分,她居然还不满足。难怪人家说女人贪心。



“陈玉莲啊。”



“那算什么?我都问清楚了,那个女人是他爸爸一个老朋友的女儿,家教严格得要命,所以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谈的是柏拉图式的那种恋爱。也就是因为这层面子,他才一直要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去和她说分手的事情。”



“你这么说,是不是你们…已经…?” 我忍不住八卦地问。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他好像是个比较保守的男人。其实,还是这样的男人好,懂得负责任。” 我看得出,郑滢很在乎章文刚。



去公司报到的第一天,在人事部填完表,就跟着我们部门的一位同事去我自己的办公室。那位同事告诉我,和我共用一间办公室的,是一个伯克利加大来的实习生,也是上午才刚刚报到。



我的心里“嗝登” 一下:伯克利加大,这个人不会也像蒋宜嘉那副德性吧?



走进办公室,迎面碰上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生。我们对看了两秒钟,然后一起“啊” 地叫出声来。



他不“像” 蒋宜嘉,因为,他就是蒋宜嘉。



世界很大也很小。


六十二

祸不单行。主管把我和蒋宜嘉叫去,说打算让我们合作,用三个月的时间为产品做一个实验性的部件,从设计到制作都由我们自己负责,如果做得成功,将来很有可能会考虑加进产品。主管说,“这个机会很不错啊,从前我当实习生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发挥的余地,希望你们好好把握。”



我和蒋宜嘉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怎么这么倒酶” 的眼神,随后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谢谢,我们一定会努力。”



回到办公室,开始装电脑。我本以为名气这么大的公司设备都会非常先进,谁知到我手里的竟是一台半旧的奔腾II。我偷看一眼蒋宜嘉的电脑,居然是奔腾III。我心里很有点不服气,“卖花姑娘插竹叶” 的道理我不是不懂,可是,凭什么他的叶子就要比我的叶子好?我觉得自己好像一开头就矮了他半截。



可气的是,这个人拣了片好叶子居然还嘀咕,一会儿“咦,没有视保屏,我的一个同学在A公司实习,那里用的都是平面的电脑屏幕,当初那家公司也要我去” ,一会儿又是“我一个师兄去了B公司,那里每个人一间办公室呢,我本来也可以去” 。声音不高不低,又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跟我说话,弄得我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回答他。



等他把A公司和B公司的好处轮流数了一遍,我终于忍不住,“那你怎么没去A公司呢?”



“那家公司在西雅图,太远了。再说,西雅图天气没有加州好,我不想去。”



“那B公司呢?它的总部也在旧金山啊。”



“他们的工资没有这里高。其实,综合比较一下,还是这家公司最好。”



那你还罗唆什么???我差点笑出来。他长了那么一副好皮囊,说起话来却如此无聊,也不知是暴殄天物还是生态平衡。



下午,我把郑滢拉进洗手间,“你猜猜十八楼329办公室里除了我还有谁?”



郑滢把水龙头开得哗哗响,“不用猜,我已经在电梯里和他打过照面了,简直是活见鬼。我早就听说这家公司特别喜欢去伯克利招人,可谁知道会这么巧。”



“还有呢,主管叫我和他合作项目。这下死定了,他专业上肯定比我厉害,加上我听说我们部门差不多一半人都是伯克利毕业的,肯定偏向他,呐,他拿的电脑就比我的好,” 我忧心忡忡 -- 两年前和蒋宜嘉打交道的时候,怎么料得到有一天会和他一起工作。早知道,就不要那瓶香水了。唉,贪小便宜,真的害死人。



“放心放心,男人一般不会把感情搅到工作里去。” 郑滢不负责任地安慰我,随后立刻说了一句自相矛盾的话,“唉呀,他不会去跟章文刚胡说八道吧?” 我恨不得一脚把她踹进马桶。



郑滢脑子里的警报拉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就解除了。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声望
0
寄托币
2055
注册时间
2002-11-1
精华
20
帖子
1000

荣誉版主

发表于 2004-12-3 03:32:48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今天让我抢到了~~
在爱情没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会那样地爱一个人.
在爱情没结束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的爱也会消失.
在爱情被忘却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刻骨铭心的爱也会只留淡淡痕迹.
在爱情重新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还能再一次找到那样的爱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声望
3
寄托币
60981
注册时间
2003-10-3
精华
41
帖子
6943

Capricorn摩羯座 荣誉版主

发表于 2004-12-3 14:08:42 |显示全部楼层
一呀呀
什么时候会结束?
偶先占个座
然后预定一个下午出来慢慢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声望
0
寄托币
47450
注册时间
1970-1-1
精华
17
帖子
4821

Gemini双子座 荣誉版主

发表于 2004-12-3 20:25:01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viviendd,虽然还没有时间看,但是一直关注这个帖子,置顶,希望能方便你继续转
have a rest
http://blog.gter.ne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声望
0
寄托币
1764
注册时间
2001-7-18
精华
0
帖子
233
发表于 2004-12-4 01:49:39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中。。
Don't go ahead of me,I may not follow!
Don't go behind me,I may not lead!

Instead,go besides me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声望
12
寄托币
5065
注册时间
2002-5-14
精华
3
帖子
854
发表于 2004-12-4 13:11:55 |显示全部楼层

:)

六十三



第二天早上,我一推开办公室门,吓了一跳,蒋宜嘉的桌子上,有十四只眼睛一起亮晶晶
地看着我。



不知是因为我的出现使他想起了那一段屈辱,还是昨天和郑滢的短兵相接让他受了什么刺
激,抑或他认为这个公司里哪个女孩可能对他产生非分之想,反正,今天,他的桌子上出
现了三个镜框,里面都是他和一个女孩子的合影,照得很甜蜜,看样子应该是他的女朋友
,左面一张,右面一张,电脑屏幕上面一张,好像都在得意洋洋地向我示威“看好了,我
可不是没人要的噢”。最夸张的是,他居然把计算机上的壁纸给换成了一张他女朋友笑得
鼻子眼睛像出了车祸一样挤在一起的特写。



其实那个女孩长得挺不错,虽然没有郑滢漂亮,但也“颇有几分姿色”。问题出在那种眯
眼睛挤鼻子的媚态,不是人人有本钱做的。有些女孩做起来楚楚动人,而有些人使足了劲
却偏偏只会让人想起一位娱乐节目主持人喜欢说的“死三八装可爱” 。不幸的是,蒋宜
嘉的这位女朋友属於后者。



然而,有一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东西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 ,蒋宜嘉显然觉得她是
“真可爱”,值得拿出来炫耀一番,而且,真心诚意地相信我会被她“震住” 。



我等不到吃午饭就跑去告诉郑滢,“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他一定不会为难你。你想,这个
人这么要面子,难道还会拉着人家诉苦吗?说什么?‘那个女人把我踹了’ 吗?我看从
前的事情他也不会想提。何况,他现在好像很幸福呢。”



郑滢将信将疑,趁蒋宜嘉走开的时间偷偷过来瞻仰了一下 -- 大概女人多少都有这样的情
结,喜欢看看自己甩过的男人现在落到哪个笨蛋盘子里。一看,果然故此,而且那个女人
比她差远了,心满意足。



中午吃饭,蒋宜嘉拿出一个饭盒,“我女朋友做的。” 展示才艺的时间到了,我立刻上
前捧场,可惜里面只是一个夹了几片蔫巴拉几番茄黄瓜火腿的三明治,我心里想,“这也
用得着‘做’ ?”



他的女朋友好像很会黏人,每天下午四点半准时打电话过来“关心” 一下,每到“探班
” 时间,他就会把声音压低再压低,一直压到听上去柔情万丈却正正好好能钻进我的耳
膜的程度。有时候那边大概在问“午饭好吃不好吃” ,他就有型有款地对着话筒“好吃
好吃” -- 男人的确有昧着良心说话的本事;每当他说“我旁边有人呢” ,我就知道那
边八成说了什么“亲亲我” 之类的肉麻话。



郑滢把心放到肚子里以后,不知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很快就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准确地说,那是我记忆里她干过最最愚蠢的事情。



那个周末,她脑子里不知怎么搞的灵光一闪,异想天开地为我和张其馨安排了一次“不期
而遇” 。





六十四



郑滢以狗屎电视剧的情节为蓝本,具体操作如下:先跟我说好星期六下午她、我、还有章文刚一起去逛街,我说“你和男朋友逛街,我跟去当什么灯泡” ,她说,“什么灯泡,你又不是不认识他” ;好,然后,她再去找张其馨,作了同样的邀请。她的完美计划是我们三个人一碰面,我和其馨便会言归于好。我后来问她何以如此吃饱饭没事做,她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觉得你们为一个男人翻脸,太不值得了” ,口气活像电视剧里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说“大丈夫怎能为区区一个女子伤了兄弟和气” 。



她大概不明白,男人未必会为一个女人伤兄弟和气,女人却一定会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



星期六下午,我和郑滢在联合广场附近的一家 Starbucks 等其实并不会出现的章文刚。那是我第一次去 Starbucks,对着柜台上名目繁多、叫都叫不全的咖啡种类为难了半天,随便叫了一杯薄荷摩卡。后来,我曾经很迷 Starbucks,一样一样地把它所有的咖啡都尝过来之后,发现最喜欢喝的,竟然还是薄荷摩卡。



有时候,正确的,恰恰是第一个选择。



英雄所见略同。张其馨显然也觉得跟郑滢和章文刚逛街有“当灯泡” 之嫌,於是她很聪明地不让自己当灯泡 -- 她把程明浩带来了。



我看着他们两个人推开玻璃门走进来,一口滚烫的咖啡差点喷出来。我立刻转过身,推推郑滢,“怎么搞的?”



郑滢也呆了,“不关我的事,我、我、我可真的没叫她带程明浩来噢,不相信你问她自己。”



我们四个人在一张桌子前坐下,我和他们打个招呼,就只顾低着头一口一口地喝咖啡,都是郑滢在和他们两个人说话。



桌子底下,我看见张其馨穿了一双坡跟凉鞋,心里加倍恨郑滢 -- 她至少至少可以稍微积点德,提醒我换一双跟稍微高一点的鞋子吧。这一下可好,张其馨绝对在标准身高以上,我呢,缩在平底鞋里像只小松鼠。



今天程明浩脚上穿了一双运动鞋,看不见他的脚,我很失望,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两年前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穿的那双旧凉鞋还在吗?



两年前,他穿着那双凉鞋的时候,还没有和张其馨恋爱。那个时候,我还有机会;现在,他不再穿那双凉鞋,我也不再有机会。



我莫名其妙地无比思念起他那双塑胶旧凉鞋。



等我终于抬起头、微笑着看向程明浩的时候,他也正用柔和的眼光看着我。我突然想起几个月前在纽约帝国大厦顶楼见过的照片上他眼光里的忧郁,就努力地想从他的眼睛里去寻找,但是一点影子也找不到。他的眼光平静得像一池水,清澈见底,却波澜不兴。



大概没有人会相信,我正是为了那么一个眼神和杜政平分手。





六十五

我们东一句、西一搭地聊了一会,开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 -- 其馨和程明浩走在前面,
我和郑滢走在后面。



看上去,程明浩对其馨很好 -- 她的饮料喝完了,他马上顺手接过罐子扔进垃圾桶,这种
默契,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有的。相比之下,我和郑滢反而成了两只亮晃晃的大灯泡。



我觉得这种场面很难堪,只是想快点回去灌下一大杯冰水,让灯泡冷却下来。



然而,临分手,更加难堪的场面出现了,张其馨不知为了什么事情,居然当街和程明浩吵
了起来。



开始,我们只是听见他们小声地在说什么,好像其馨有点不高兴,程明浩在分辨什么。后
来,其馨的声音越来越高,再后来,她赌起气来、对着地上的一个破塑料袋狠狠踢了一脚
。这一下可好,她右脚上那只凉鞋顺势带着塑料袋骨碌碌沿着下坡的路滚下去好几丈远。



我们四个人的眼光齐刷刷地投向那只凉鞋。其馨“唉呀”叫了一声,呆呆地站在那里,光
着的右脚半掂在地上,然后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程明浩一眼,“都是你!”



那一刻,我心里竟然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活该,谁叫你“作” ,最好现在马上开一
辆车过来把那只鞋子碾个粉粉碎。



可是,下一秒钟,那种幸灾乐祸就烟消云散,因为,我看见程明浩一声不响地走过去,拣
起那只鞋,再走回来,弯下腰,蹲下身,默默地把鞋子放在其馨的面前,“穿上吧。”



他抬起头,脸上居然还是那种温和而恳切的表情,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生气。张其馨这样
对他,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



他的神情像刀子一样地刮着我的心。他个头那么高,此刻,却蹲在地上,请求一个女人穿
上凉鞋。在她的面前,他这么轻易地低头了。或许,他是不想让她继续生气,或许,他不
希望在其他人面前扫了她的面子,总而言之,他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做,然而,他心甘情愿
地选择了低头。



或许,我们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都无法高傲地抬起头来。



一个小时后,我和郑滢坐地铁回家,车子开动,把车站上所有的光影忽隆隆地甩到后面。
我拉着扶手,车门上的玻璃反射出一张伤心的脸。



已经证实过很多遍的事实,竟然还能让我伤心,难怪小时候妈妈就说我这个人“屡教不改
” 。



伤心过后,我只是觉得不值得。千里迢迢回到旧金山来看这么一幕,根本就是自己和自己
过不去。



郑滢拉住我的手,“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成心的。”



我摇摇头,“不值得。”



郑滢难得糊涂之后,聪明劲又回来了,“其实,这样也好,早一点明白,心里也早一点放
下,你说对不对?”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声望
0
寄托币
2055
注册时间
2002-11-1
精华
20
帖子
1000

荣誉版主

发表于 2004-12-4 20:28:10 |显示全部楼层
唉~~~看得我心里很难受
在爱情没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会那样地爱一个人.
在爱情没结束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的爱也会消失.
在爱情被忘却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那样刻骨铭心的爱也会只留淡淡痕迹.
在爱情重新开始以前,你永远想象不出还能再一次找到那样的爱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声望
0
寄托币
180
注册时间
2004-12-4
精华
0
帖子
30
发表于 2004-12-5 10:33:29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六



郑滢好像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和我抵足而眠,“安慰”了我整整一个晚上。可惜,她实在不精于此道,说来说去几句话“程明浩有什么了不起” 、“不要钻牛角尖啦” 、“三只脚的癞蛤蟆不好找,两只脚的男人到处都有” ,干巴巴讲了几遍之后索性直截了当拉郎配:“我们部门的小蔡看上去就挺顺眼,还没有女朋友呢,不如什么时候我介绍你们认识?” ,“记不记得上次在公司餐厅里,有个男的隔了两张桌子冲着你笑?那个人也可以嘛” ,“唉,章文刚有个表弟…”



“你累不累?”



“我是为你好,” 她理直气壮,“根据我的经验,治疗感情创伤的最好办法是尽快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不过,” 她说到这里,“咦” 了一声,“也怪,杜政平怎么就没把你给治好呢?治来治去,倒先把他自己治出局了。”



郑滢终于累了,卷着被子睡过去。我却睡意全无,眼前只是一遍一遍浮现出今天下午程明浩弯下腰把凉鞋放在张其馨面前请她穿上的神情,那个神情像鞭子一样抽着我的心。我不知道张其馨是不是故意摆这么一个局要我看看程明浩是货真价实地对她好,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达到目的了。



不值得,真的不值得。这从头到尾只是我的单恋 -- 放在电视和小说里面或许会有人愿意看两眼、感叹几句,而摆进现实生活,却尴尬得近乎一场耻辱。



几个小时后,我用力推熟睡的郑滢,“醒醒,醒醒,我要去跑步,你去不去?”



“嗯?” 她迷迷糊糊。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彻底把他忘记! 是不是很值得庆祝?所以,今天我要去跑步,然后吃早饭,然后去公司加班。”



郑滢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闹钟上的时间和日期,立刻又闭上,“现在是星期天早上六点二十分,你哪根筋搭错了?”



我继续摇她,“听我说呀,从今天开始,我要重新做人,天天吃早饭,好好锻炼身体,好好工作,超过蒋宜嘉! 你支持不支持?”



“嗯…好…支持…去吧…去吧…” 郑滢敷衍着,又立刻接着梦周公去了。



我不再理她,自己去跑步,吃早饭,去公司加班。



总的来说,我的计划进展得还算顺利,天天吃早饭,好好锻炼身体,好好工作,都不难做到,然而,我逐渐发现,“超过蒋宜嘉” 实在不那么容易,准确地说,简直比登天还难。



蒋宜嘉到底是科班出身,功底深厚,好些东西,我要去翻参考书的,他却好像早已深深刻在脑子里,随口就来。我还偷偷比较过我们两个人写的代码,发现虽然都能完成一样的任务,他写出来的就是比较干净、优雅,效率也高一些。



这些微妙的差别,虽然从未点明,我们心里都清楚。所以,我总是觉得他有点看不起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声望
2393
寄托币
139401
注册时间
2002-5-19
精华
34
帖子
13779

挑战ETS奖章 寄托之心勋章 US Advisor 在任资深版主 寄托兑换店纪念章

发表于 2004-12-5 23:26:31 |显示全部楼层
waiting for...

正在听歌,听到了根文章中一样的歌词
汝不可因惰而随心所睡!汝不可移志而半途而废!汝不可因苦而哭天抹泪!汝不可求闲而叫苦喊累!汝不可因难而节节后退!汝不可因败而万念俱灰!坚持到底!

请大家贯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有问题先找精华,再提问。

在寄托,我们携手同行,飞跃梦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声望
0
寄托币
180
注册时间
2004-12-4
精华
0
帖子
30
发表于 2004-12-7 10:49:37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七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我开始着急 -- 这样下去,我的表现肯定不如他。怎么办?想了两天,我灵机一动,开始寻找蒋宜嘉的薄弱环节,找来找去,还真让我找到了。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他的英语没我好。不是说发音或者语法有什么大问题,而是他说起话、写起东西来不得重点,叽哩咕噜讲了半天或写了长篇大论,希望面面俱到,却让人家脑子发晕还不明白他究竟想表达什么。而且,他激动起来还有点大舌头。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感谢老天爷他总算还有一个毛病。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我针对他这个薄弱环节做足了功课 -- 先去调查软件行业在这个领域的发展方向特别是我们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的产品,评估出他们的技术优势和劣势,然后把我们自己的设计和人家的现有设计相比,总结出我们自己的优势,尤其是这个新部件一旦加入产品,会如何为客户带来更大效益,为产品升值。我把自己的调查结果写进一二三点,清清楚楚,附进工作报告,心想,我们主管既然希望有一天把这个部件加入产品,那么,他迟早会需要这样的信息。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果然,主管听完我对自己调查结果的解释,抬起头来饶有兴趣地打量了我一下,“你自己做的?”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我点点头,“我只是觉得作为一个编程人员,不仅要会写代码,也要明白为什么去写。” 我一面说心里一面突突乱跳,他会不会认为我不务正业?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他笑了,点点头,“星期五之前帮我做两张幻灯片的材料,我下个星期正好要就我们部门的工作做个演示,我看,可以把你报告里的这几点加进去。”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那一刻,我明白自己这步棋走对了。我把这件事情告诉郑滢,她拍拍我的肩膀“聪明啊,那才是上层会真正感兴趣的东西,这下子你们老板肯定对你刮目相看” 。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也不用他刮目相看,我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比蒋宜嘉差。”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蒋宜嘉知道了我的“邪门歪道” ,大概有点生气,又拿我没办法,结果是他好像越来越看不惯我:我喜欢办公室里开着灯,他却喜欢黑漆漆像个洞穴,说写代码时开灯会分散他的注意力,於是我们达成协议上午开灯下午不开;有一次我顺手拿他桌上一本参考书翻翻正好被他看见,立刻眼珠子一弹,倒好像我碰的不是他的书而是他的“四点半” ;加班的时候我随手放了一首张信哲的歌,他“嗤” 的一声“什么年代的歌了” ,可是我后来千真万确听见他放“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这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根本就是一百步笑一百步嘛;他在的时候永远把冷气打得办公室像冰箱,我调高一点,他就飞过来一句“你们女人都这么怕冷吗” ;还有那个最经典的问题-- 百叶窗应该开还是关:我们的办公室窗户靠走道,我喜欢把百叶窗开着,可以看走道上的风景,他却坚持要关着“你还以为是你在看人家啊,其实是人家在看你,高兴了还能敲敲窗子,感觉像动物园一样”… 记忆中,好像还没有哪个男人这么孜孜不倦地和女人计较。
(海归论坛 www.haiguinet.com)


总之,到我们那个项目的设计方案通过审批的时候,我和蒋宜嘉的关系已是一触即发,只差一根导火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声望
0
寄托币
180
注册时间
2004-12-4
精华
0
帖子
30
发表于 2004-12-7 11:08:37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是很喜欢这篇文章,所以耐不住性子,自作主张的转载了,越权了哦!呵呵!楼主不要见怪哦! 还有今天很傻,转载的时候没注意,搞了一大堆网址在上面,抱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声望
0
寄托币
713
注册时间
2002-8-10
精华
0
帖子
256
发表于 2004-12-7 12:53:37 |显示全部楼层
偶也是,好喜欢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
我就是你最重的行囊
从此无论多少的风风雨雨
你都要把我好好珍藏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报offer 祈福 爆照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