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荷马卖豆浆

[原创天空] [连载]NANA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

声望
340
寄托币
2366
注册时间
2014-3-20
精华
0
帖子
158

寄托兑换店纪念章 US-applicant

发表于 2014-6-27 09:26:38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

“爸爸住院了。”手机中传来姐姐的略带焦虑的声音。好久没有听见姐姐的声音,我没想到它传递来的又是一个噩耗。姐姐的声音听上去竟也有一丝衰老的味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发现。
“怎么了?”
“老家的房子天花板又漏水了,爸爸架了梯子爬到天台上去处理。可能是因为弄了半天弄不好,下梯子时有些懊恼,所以一脚踩空摔了下来。爸爸说他当时还站起来走了几步才昏倒,然后被送到了市医院里。”
“情况怎么样,没有大碍吧?”
“医生说只是轻微脑震荡,但还需要留医院观察一段时间。爸爸本还不想住院,被妈妈说了一通后才变得老老实实。”
“那还算好吧。”
“对,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要是摔成了植物人或者老年痴呆症,那我们家可怎么办啊。呃……我不应该这么说。”
“啊。爸爸没大事就好。”
“不过,我看爸爸穿着病服躺在床上,感觉真的一下子老了好多,无论是白头发还是皱纹,都变得好醒目,让人不敢细看。病房里没有电视机,爸爸不能看电视,有点无聊,我跟他聊天,他却又不能集中精神,有一茬没一茬地,常常没聊几句就顾自己想事情去了。”
“爸爸大概是累了吧。若是无聊的话,把家里的《品三国》拿去吧,那本书爸爸百看不厌的。”
“嗯,我叫妈妈明天拿来吧。”
“妈妈现在回家了吗?”
“对,她本身睡眠就不好,不能整晚呆在医院里。”
“妈妈,妈妈这次对你的态度怎么样。”
“嗯……妈妈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我,虽然我来了之后也没有说上几句话,但也算得上是有所改观吧。本来就是我的错,我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妈妈倒是没有打电话告诉我。”
“妈妈肯定是怕你担心,影响了你的学习,况且爸爸没什么大碍吧。不过,我想了想还是告诉你比较好。现在爸爸睡着了,我暂且还不睡,也没什么事可干,所以顺便和你聊聊天,我们之间好像很久没有这样聊天了。”
“对啊。”可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便问道,“那个,外甥是在家里吗?”
“嗯。若是带来的话,爸爸晚上就睡不安稳了。那我就不是来帮忙的,反而是多出一个麻烦。所以放在家里让他奶奶代为照看了。”
“他奶奶,没有问题吗?”
“就算有一点问题也没有办法啊。不过大问题应该是没有的,再怎么也是一个头脑、四肢都健全的人。而且让喜儿吃点苦也是好的,我平时那么娇惯他,以后要是成了霸道的小皇帝可是会招架不住,哈哈哈。”姐姐把声音压低地笑道,“我刚刚打了电话,虽然哭了不少时间,但是已经睡着了。不知道他半夜醒来发现身边睡的不是妈妈会不会又大哭起来。”
“喜儿好可怜。”
“可怜的人多的是,喜儿已经是很幸福的了,他尚且有一个这么爱他的妈妈,不是吗?还有一个聪明能干的舅舅呢。”
“啊,对啊,我下次回家就去看他。好久不见了,又长大了不少吧。”
“快长成一个大小伙子,可以跟舅舅一起去上大学了呢,哈哈。”
“他身体也好的吧?”
“发了几次烧,不过都好的比较快,其他的话也没有得过传染病,总体来说还是很健康的。他的体质比较好。”
“主要还是因为你这个妈妈非常称职呐。”
“不要说出来嘛,我要骄傲的。”
“其他方面,姐姐的生活还好吗?”
“勉勉强强,还算行吧。爸爸有偷偷接济我,我本不肯要,看爸爸坚持的样子也拿他没办法。我猜可能妈妈也知道,只是不说出来罢了,其实妈妈是一个心很软的人,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的错啊。”
“也不能说都是姐姐你的错。事情的发展,谁能完全预料到呢。”
“这就是人的命运啊。”
“命运?”
“不过事到如今,我只是一心想把喜儿好好地给养大了,他如果日后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我也没有什么觉得遗憾的。”
“这跟妈妈常常讲的好像。”
“都是做妈妈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你上周回家做清明了吧,妈妈是不是又对你‘念叨’了很多?”
“对啊,我都习惯了的。”我迟疑了一下又半开玩笑地说道,“不过有一件很令人伤感的事咧。”
“哦,什么事?”
“妈妈一提起我小学时的事迹就兴高采烈,相比现在的我,妈妈远喜欢小学时候的我。”
“因为小学生更可爱嘛。”
“姐姐你怎么看,我的变化真的那么大吗?”
“我想想……要说变化的话还真的有不少,不过进入青春期,人在成长,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唔……”
“只有一件事,我觉得很诧异。那就是你上了初中之后,一下子变得阴郁好多。”
“这样子。”
“对啊,不过可能是因为寄宿制的原因吧。你小学时生活上的事妈妈帮你做得太细致了,所以你住校后肯定不习惯。你想家的时候有没有偷偷抹眼泪啊?”
“啊。应该没有吧。”
“当时我就这样问过你,你说的也是‘没有’,看来是真的。果然是长大了,小学的时候还常常闹脾气,然后跑到床上小声地哭,每次都是我安慰你的嘞。”
“我差不多都忘光了。”
“哎呀,好伤心。看来男生一般都比较健忘。”
“小学是在有些遥远了,我很多事都已经忘记了。”这时,我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被窝里听到的爸爸妈妈的谈话,便问道,“姐姐,你知道那个‘春花秋月’的老板被抓的事吗?”
“被抓了?我不知道诶。”
“我也是无意中偷听到妈妈说的。奇怪的是,妈妈还说老板的女儿跟我曾经是小学同学,但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过这样一个小学同学。”
“哦,是李娜吗?”
“李娜?”
“你以前跟我讲过,她的名字很特别,不是女字旁的‘娜’,而是绞丝旁的‘纳’,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
“是李纳啊。”
“对啊,你不会连她也给忘了吧,我记得当时你们俩的关系还挺不错的,两小无猜,哈哈哈。”
“……”
“她六年级下学期的时候转学了吧,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我不知道。”
上床的时候,我听到外面好像又下起了雨来。这次的雨不大,不过也并非是“润物细无声”的春雨,雨滴打在窗外的树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好似一首催眠曲。而对于此时的我,却是让我变得更加心烦意乱。
原来叫李纳啊。
原来叫李纳啊。
NANA一号的名字在我的脑子里四处丛生,飞来飞去,相互碰撞然后湮灭,但是之后又有新的产生出来,往复不断。
在我的记忆中,一直都只有NANA一号的简单印象,她很可爱而我也曾喜欢过她,而她的样貌已记不清。我一直认为她的名字是一个“娜”字,所以我才一直以来这么喜欢这个字,可现在姐姐却说是“纳”而不是“娜”。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对她的认识又加深了一步。
但是关于她的其他事情呢?我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就像被世界上最为强力的橡皮擦给完全擦净了,还是被一扇巨大无比的铁门给关在某一个角落里了呢?不管是哪个答案,都让我感到害怕。
她在六年级下学期的时候转学了,我刚才是不是该问问姐姐是否知道她转学的原因,不过姐姐应该也不会知道吧。可万一她知道呢?我却也问不出口,在姐姐眼里我是不应该把这些给忘记的。
但是,就算我把它们回想起来又如何呢,我也并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处,我也似乎还没有到吊唁往事的年龄。若是我和她的关系如姐姐所说的那样,可能反倒增添了我的烦恼。
可我又想起NANA二号来,她曾经说她的一位小学男同学在小学快毕业时转校到了县外,为这件事她直到初二时仍难以释怀。
我竟然跟她有如此相似的经历。可是就算是在当时,初二的时候,我也没有向她表示过这一点。确实是因为我对NANA一号薄情寡义吗,还是我不愿意对NANA二号说。
初二的我是如何的想法,到了现在我也基本上记不起来了,翻旧邮件的话兴许能知道些什么,但是文字所表达的终究不一定是真实的想法啊。我感到一阵阵的虚无感。
“我以前又跟你说起过‘李纳’吗?”时间已至深夜,我仍转辗反侧,便向他问道,幸好他是不需要睡眠且又随叫随到的。这种时刻若没了他,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娜?”
“就是我所说的NANA一号,她的名字叫李纳,是绞丝旁的‘纳’。”
“应该是没有说起过吧,我没什么印象。”
“哦。”
“发生了什么吗,你突然这么问我?”
“也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她来。”
“突然想起她?”
“其实是,其实是想不起来关于她的那些事。”
“呃……我有点被你搞糊涂了。”
“我只记得有这样一个人,在姐姐告诉我之前,甚至连名字都记错了,而对于发生在她与我之间的事,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发了疯似地回想也想不起来。”
“这,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吗?”
“似乎是没有,因为我完全理不出头绪。”
“她对你有那么重要吗?说不定你们之间并未发生过什么能让你记忆深刻的事。”
“也许真的是这样。要是这样就好了。没有比这样更好的了。”
“嗯。而且这样的可能性更大吧。”
这次,他的话没能给我安慰,大概跟他讨论这个问题就是一个错误,我又何必抱太大的希望。
他是在初中之时才出现的,而关于NANA一号皆是小学的事,怎么可能有关联呢。
“只有一件事,我觉得很诧异。那就是你上了初中之后,一下子变得阴郁好多。”
姐姐的话又突然在我的脑海中冒出来,这让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直以来他都是我最可靠的朋友,或者说是密友,自NANA二号之后,他是给予我最多鼓励的人。可是,我有仔细考虑过我是如何创造他的吗?也许考虑过很多次,但没一次能得到有效的结果。
会不会他的出现与NANA一号记忆的消失之间有着莫大的关联?
我对这个想法感到恐惧,就好像是一个侦探发现最大嫌疑人是自己最亲密的伙伴一样。
是他偷走了我的记忆吗,还是丢失那部分记忆是我创造他所花费的代价?
如果能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会创造他吗?
我不能再继续思考下去了,我的脑子要爆炸了。
我看到那个长着我的模样的人推开了门,轻快地走到我的面前,坐在那把不平的椅子上:
“嘿,几天不见,你感觉如何?”
“你有找到四女儿吗?”
“没有。我问你感觉如何,你快回答我。”
“如此这般吧,也就。既然没有找到你回来干嘛呢?”
“我来跟你说‘再见’啊。”
“再见?”
“对,这次我真的要去远行了,好久没有走动走动了。”
“祝你玩得开心。”
“谢谢。”
“我还有一个请求,如果遇见了四女儿,不要告诉她我的事情。”
“没有问题。”



*下篇第三章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声望
340
寄托币
2366
注册时间
2014-3-20
精华
0
帖子
158

寄托兑换店纪念章 US-applicant

发表于 2014-6-27 13:42: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荷马卖豆浆 于 2014-6-30 11:06 编辑

再见

“昨天我爸爸和我说,‘李纳的妈妈可真漂亮啊’。”
“真的吗?”
“千真万确。”
“我也常常暗暗地羡慕妈妈呢。”

“李纳肯定感到非常幸福吧。”
“嗯。不过就算是我,也会有很多烦恼。”
“烦恼吗?可以对我讲吗?”
“妈妈说有些东西说出来反倒会伤人。”

“李纳长大后想干什么呢?”
“我要读硕士、读博士。”
“啊。其实我挺讨厌读书的。”
“知识应该能让人快乐吧。”

“我昨天在路上看到一只死了的鸟。”
“它是自然死的还是被人杀死?”
“我不知道。我把它埋在了家旁边的泥地里。”
“真好啊。”

“我听到你和那个同学在讨论人生的意义。”
“对,他看过很多名著,我想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要我说,人生的意义不就是‘牺牲’喽。”
“牺牲?牺牲什么呢?”

“好希望快快下雨啊。”
“为什么?”
“妈妈给我买了新雨伞咧。”
“哦。那我也希望快快下雨。”

“李纳喜欢春游吗?”
“没有人会不喜欢吧。”
“这次去的话,映山红和油菜花都开好了。”
“赏花的话,可是要穿华丽的和服的呢。”



当我再从我的脑子里翻出那些记忆时,原来它们已经换成了一个个的碎片,变得真假难辨,我似乎也像他一样理不清头绪了。
我本应该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而现在连同她的容貌和体态都已不能清晰起来,她的头发有多长,她的眼睛是什么形状呢,她有尖尖的小牙齿吗,她的身高是多少,脚又有多大呢。
我并没有保存着它,而是吞食了它。
这么些年来,我所依靠的东西,难道是一场虚空吗?
若真是虚空反倒能够更轻松一些,那我也不必一直苟延残喘直到现在了。
我把身体转让给了他,却又没有全盘托出,我为我自己而感到羞耻。就连那段最为宝贵的记忆都被我损伤了,我感到我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
她说过,人生的意义就在于“牺牲”,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但不管怎样,我又牺牲过什么呢,尽是让别人去做牺牲了。
我对不起她。
“要是我当时再能成熟些就好了,要是我当时能考虑得再多一些就好了。”
原来我还一度以为这都是能够挽回的。
果然我是没能有什么长进,就算再给我一个长长的未来,也不会得到改观了。
可我对不起她。
他和我说爸爸从梯子上摔下来住院了。
爸爸?那还是我的爸爸吗?
这八年间,我只见过爸爸几次而已,而交谈则几乎是没有。爸爸许是变得更为衰老了,他从我小时候起就太过操劳了。
而妈妈呢,妈妈不也是吗。
他说妈妈更喜欢小学时的“他”,也就是我,也许是没有错的,当时妈妈确实是对我太好了。但这也只是因为妈妈好而已,并不是因为我优秀。我说妈妈现在美化了那段记忆,并不是为了安慰他,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如果我当时并没有把身体让给他而自己活到了现在,兴许妈妈会更加怀念那个小学生,而更加厌恶现在的我。
暂时的状况已然是最好的了。
他们应该为拥有一个更好的儿子而庆幸的。但大概父母对子女的要求,就像子女对父母的要求一样,是没有穷尽的吧。
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家庭里,不能说幸运也不能说不幸,每一个家庭都有他们的痛苦与欢乐,只是多少的区别和处理方式的不同。这几年来,从他口中得知,家里的经济条件已经是改善了不少了,应该是比我那时更加舒畅的。而唉声叹气,则是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都有的吧。
只是,父母的日渐衰老让我感到痛心。
虽然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那些想象的场景却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而姐姐,倏忽之间,也已变成了一个妈妈。我用他的眼睛细细地观察过我的小外甥,他的眉眼和嘴巴都很像姐姐,两只耳朵大大的倒是有点像我。他的一举一动才是纯洁无瑕的,要是笑了的话就像是刚刚采来的阳光,不曾凋谢过。我觉得小外甥才是我们家的希望啊。
可是他说姐姐他们的生活并不好。
姐姐曾经是我最亲密的人,我和她几乎是无话不说。所以现在能告诉他是“李纳”而不是“李娜”的人也就只有姐姐了。但是姐姐的生活并不好,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应该给他一些建议抑或是忠告吗?我并非不愿意,只是我想不出来。
这八年来,我没有能为家庭做出哪怕一丝一毫的贡献,我光是沉溺在自己的罪过里了。而且,就算是我即将离去,我也不能有什么最后的礼物奉献给他们。
爸爸、妈妈、姐姐和小外甥,我连再见都不能和他们说,自然之前也是没有说过的。
我只能祝愿他们,祝愿他们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更少坎坷。
这样的祝愿也许是无济于事的,我多么想看看小外甥健康地成长,却又希望他能永远如此的美好。
要是时光能够倒转、能够停留,却也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时刻,大家是都感到开心的。
我再一次打开了他的电脑,《娜娜》我已经是没有心情再写了,但是作为“NANA二号”,我却仍然欠他一封回信。我能够完成一件他日夜所期盼的事,真是再好不过了。
第一次我清空了《娜娜》的内容却没有添上合适的文字,第二次我又没能及时地写好回复邮件,而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我再也没有懈怠的机会了。
由他去照顾爸爸、妈妈、姐姐和小外甥,而我负责把一些遗留的问题给解决好。
若是遗留问题解决好了,那我也许就能十足地放心,因为他肯定是比我能更好地处理和家人之间的关系。这里面的秘诀大概就在于互相成全。他是个温顺的人,对自己的所得并没有多的要求,而不是如我一般的自私。就算妈妈叨念他几句,他也不过是伤心,而不是怒气,他对家人既没有隐藏的愤恨,也不会恶语相向。
如果我与他不是一个肉体内的两份精神,而是一对同根生的兄弟又会如何呢?
他保准会各方面都比我优秀,家人也变更喜爱他,而我想要讨得喜欢却常常失败,各种缺点又会被拿来与他作比较而使得我无地自容。想想真是可怕啊。
不过现在却也是让人无地自容。
如果我把真相全部告诉了他会怎么样呢?
这是我不肯想象,从来也都是直接拒绝的事。
他大概不会相信吧。
他以为是他因为寂寞而无意中创造了我,他也无从知道现在我还能够偶尔地操纵他的身体。至于“NANA二号”的真实,若是他得知了,他也许会发疯。“NANA二号”对于他的重要意义,我也是了解的,这对于他而言,应该是比取回关于“NANA一号”的记忆更大的灾难吧。这是他所难以承受的,也是不应该由他来承受的。
我把身体让给他,并不是让他去受苦的啊。我尽管是一个懦夫,也不会做这么不堪的事。
他现在的生活是他当初所向往的吗?
就算不是,木已成舟,也没有办法了。况且,马上身体就完全属于他了,未来的幸福生活完全由他自己去开创,我不会也不能再干涉什么了。
尽管总有波澜,生活总是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人生仍然是有诸多愉快等待着他去享受的,希望他不会半路退缩吧。
哎,明天该以怎样的方式与他告别呢?
“嘿,我要走了,而且再也不回来了”,会不会显得太突兀了,他能够接受吗?若是他质问我,我又该怎么回答呢?
“怎么会这样呢,我们不是一直都还好好的吗?”
对啊,在他的心目中,我这样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好友,怎么会和他心生嫌隙的。况且,我和他之间也确实没什么矛盾。
可是,一个身体两份精神,终归是不正常的表现吧。
他有了越老越多的好朋友,也与“NANA三号”重逢了,还有一位叫做“金钟儿”的女生吧,她的名字真是可爱,想必他也已经知道她不是“NANA二号”了。“NANA二号”在三年之前就和他断了联系,如今再写一封不痛不痒的信,让他断了念想便好了。他没有必要拥有这么多念想的,无论对于“NANA二号”,抑或是“NANA一号”,甚至是我。生活应该变得更加轻松才对的。
几经波折。
我终于是写完了“NANA二号”的回信。
虽然花费了不少时间,但是也还不晚,最后一次,我打算再看一遍《晚阳》。其实仍然不过是第二遍。他已经把《晚阳》下载到了电脑里,我很快便找到了。我戴上他的耳机,比当时“电脑培训中心”的耳机实在是好上太多。打开电影的时候,我的手依然有些许颤抖。
浪潮的声音变得更加真切了,我闭上眼睛,想象自己就是一块礁石,任海浪接连地拍打着,这样反而让我沉迷。我不敢看到菜菜的红色身影,就算到了现在,这也足以让我心碎。我闭着眼睛,泪水也挤开了眼角流了出来,我赶忙把它们擦去。
“电影结束的时候,我看着你挂着泪水,哽咽地对我说,‘菜菜死了’。”
他当时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呢?
“八重樱盛开了,我们一起去赏花吧。”
“啊。赏花的话,可是要穿华丽的和服的呢。”
“那没有华丽的和服的人岂不只能白白地让樱花凋谢了吗?”
“樱花开放一次,就算是凋谢了,也是极为珍贵的旅程啊。”
“好深奥呐。”
“如果人也可以像樱花一般美,还能有什么遗憾呢。”
“……”
“樱花是不会幻灭的。”

*下篇第四章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声望
881
寄托币
7202
注册时间
2014-3-4
精华
3
帖子
1002

寄托兑换店纪念章 US-applicant 荷兰队

发表于 2014-6-29 20:53:04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 还剩一点快更新啊楼主
已有 1 人评分声望 收起 理由
荷马卖豆浆 + 1 好~的~

总评分: 声望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声望
340
寄托币
2366
注册时间
2014-3-20
精华
0
帖子
158

寄托兑换店纪念章 US-applicant

发表于 2014-6-30 11:05: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荷马卖豆浆 于 2014-6-30 11:18 编辑

告白

子寒:
你近来可也好?
我该先说声抱歉的,拖到如今才回复你的邮件。
若是以功课繁忙或者疏忽而不曾留意到你的来信为由,你也不会有什么怀疑的吧。但是,我似乎并非有这个必要去欺骗你,也同时欺骗了我自己。我确实是因为不知道该从何写起,才迟至此刻。
子寒,你所看到的照片中的人并不是我。这一点你也许已经知道了吧,让你失望了。“短头发,齐刘海,戴着黑框眼镜,不高的身材”,符合这样描述的女孩子在这世界上多的是呢,而我只不过是她们之中极为普通的一员。要是你真看到了我的样貌,说不定倒会大为失望咧,大概是没有你所看到的那位姑娘漂亮可爱。
而且,我怎么可能一直以来都没变化。我不只是十六七岁,更不是当时的十三岁了,我也是要成长的啊。快要二十岁的我,已经和你当初所认识的我不一样了。有变好的地方,也有变坏的地方,可能并不符合你的期待了。可是我并不想回到过去,纵使未来的生活总是伴随着恐惧,而过去,才是有着确切的感伤。
菜菜死了,我并没有去参加这里的七日祭。我知道它在哪里,但是我不敢前往。在那样的场合里,我大概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的。一想到要面对那么多份的悲痛,我便会感到害怕,好似它们都会被一齐加到我的身上一般。
我也不想让他们一遍又一遍帮我确认“菜菜死了”这一个事实。
大海怎么会吞噬菜菜呢?许是渡她去了一个凡人所不能踏足的彼岸,只有那里才能衬得上菜菜的美丽。那里有开不败的鲜花,连彩虹都被风吹拂而轻轻摇曳着。
菜菜来到这个俗世走了一遭,难道不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珍品吗?
若是这么想的话,你我都能好受些吧。
至于井上翔先生,在此之前我也是没有听闻过他的名字。所以我也并不知道《晚阳》中菜菜所看的书就是他的著作。而且就算到了现在,我也没有看过《北国之秋》,这不是因为它不是本好书。
菜菜与他一起殉情,他不会是一个可怕的人。我虽然对“殉情”这样的行为并不太了解,但有时候或许真的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了吧。很小的时候有一位朋友对我说,人生的意义在于牺牲,也许这就是这样吧。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若能得到宝贵的爱情,想必连生命也不算是最大的牺牲。
而他,兴许也是和菜菜一般可爱的人,是本不该来这里受苦的神的孩子啊。
被救上的井上翔先生,现在该是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
人生的意义在于牺牲,其实这就是你所询问的那位小学男同学说的。
我没有再遇见过他。
他就像是一阵清风,稍不留意就远走了。但我现在想起的时候,还能感到舒畅,虽然其中也夹杂着一些遗憾。
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一个相见而不相识的人,也许深藏于记忆中反而更加妥帖。
还须道声抱歉的是,《娜娜》的文稿我也已经遗失了。可能凭借回忆的话,我仍然写得出来,但你也知道,怎么写也还原不了那一种情绪了。所以我想还是作罢。你若是再次读到,和当时的感想也会不同了吧,大概更多的是对时光易逝的感叹,而这,又有什么兴味呢。
我们之间,或许也是深藏于记忆中更加不至于使对方感到尴尬或是忧虑吧。
在你的记忆中,你就仍然称我为“娜娜”好了,我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若是觉得我的话有些绝情,那么请干脆忘掉我吧。
尽管如此,我还得感谢你,你也不曾让我感到害怕。
虽然不知道人世间是否存在完满的幸福,在最后,我也一样,祝你能够觅得幸福。

娜娜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


我仍然躺在床上不愿起来。
我把手机放回枕头边,闭上眼睛。却又把它拿回来,握在手里,只是不敢打开它。
“NANA二号给我回信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用一种什么样的语气在和他说话。
“哦。她终于还是回了呐。”他却是一副轻松的口吻,让我萌生一丝厌恶,却又马上消散了。
“对啊,她说她只是一直不知道该从何写起。”
“这也无可厚非,如果我是她的话,也会手足无措,毕竟这么些年过去了。”
“你有写过信吗?”
“啊,为什么这么问?想也不可能嘛。”
“……”
“你怎么不说话了?”
“NANA二号说,说我们之间,还是深藏于记忆中更加不至于使对方感到尴尬或忧虑。”
“唔……”
“这就是一个彻底的告别吧。”
“大概是吧。”
“我连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你也不必想得这么绝对。”
“不过,其实三年前已经是说了一次‘再见’了。这次她又能回复我,还聊了这么多,我应该是感到幸运的。能够遇到她就是我的幸运啊。”
“嗯。NANA二号确实是很好的人,但她也有自己的考虑和苦衷吧。”
“你说人生的意义究竟在于什么呢?”
“人生的意义?”
“她,不对,她的那位小学男同学说,人生的意义在于牺牲。可是,牺牲是什么意思?”
“牺牲啊,怎么说好呢。牺牲就是,义无反顾的奉献吧。”
“义无反顾的奉献?可是奉献什么呢?”
“譬如生命。”
“像菜菜那样吗?”
“对啊,像菜菜那样。”
“NANA二号现在又在牺牲着什么呢?”
“唔……”
“她比原来更加愁切了。”
“可能随着成长,烦恼愈增愈多了吧。”
“但我只有束手无策。”
“每个人都有些必须自己解决的苦恼,并不是别人所能帮忙的吧。”
“就算有我能帮忙的也是没有机会了。”
“你也别把NANA二号的生活想的太为黯淡了。”
“啊。”
“你应该祝福她的。”
“对,对。我一直在这抱怨的,不过是我自己的得失。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也不能说自私,凡事不能过于自怨自艾。”
“我该祝福她什么呢?”
“这也要我给你想吗?”
“我祝福她,嗯……我祝福她此生能够拥有美丽高尚的爱情。”
“美丽高尚的爱情。那我也一起祝福她。”
“她肯定能够拥有的。”
“嗯。”
“她也是菜菜那样的人啊,但是我不希望她选择菜菜的结局。”
“……”
“我好像忽然间想到以前另外也有个人向我推荐过《晚阳》。”
“嗯?是谁?”
“是……是……是NANA一号啊。”
“NANA一号?”
“对,她小学时向我推荐的,但是我给忘了啊。”
“你想起了NANA一号的事情吗?!”
“没,没有。只是突然这件事浮上了脑海。”
“哦,哦。”
“NANA二号说她再没遇见过她那位小学男同学,可她毕竟是还拥有记忆。她说那就像是一阵清风。可我却连记忆都没有。”
“这,这我也无能为力。”
“以后关于NANA二号的记忆也会不知不觉地消失的吧。”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呢?”
“你相信我这一次就行。”
“……”
“对了,我有句话得跟你说。”
“嗯?什么话?”
“就是我要跟你说再见了。”
“再见?!”
“对,也就是以后你再也不能和我说话了。”
“这也是愚人节的玩笑吗?”
“哦,原来今天是愚人节啊。”
“对啊,是就算说谎也会被原谅的日子。”
“但是我何必说谎呢。一个肉体、两份精神本就不是正常的事件。”
“不正常吗?”
“是啊。”
这时我手中的手机开始猛烈振动起来,我也才意识到手机上已满布了我的手汗。
是NANA三号打来的电话。
“喂?”我疑惑着接起了它。
“是我。你起床了吗?”NANA三号的声音跟平时有些许不一样。
“啊。我还没起来。但是我已经很清醒了,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可以听我念一段《北国之秋》吗?”
“哦。可以。”
“那我开始了,我念得不好。”NANA三号稍稍清了清嗓子:

“如今我已年满二十五岁,靠伤害了许多人才得以活到现在,而以后也需要去伤害更多的人来让自己在这世上卑浅地存在下去。
“我到底是在留恋些什么呢?难道是每日重复的三餐吗,难道是节日之时大家的相互祝福吗,还是家人的亲切关照,抑或是恋人的怀抱。都不是,都不是。
“我没有十足的理由,却依然选择了生存,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
“更是一件可恨的事啊,我也是一个可恨的人。
“北国的秋天要告别了,十一月的初雪马上就会从远方赶来。这千万片叶子的牺牲所换来的雪,是多么优雅和纯洁。
“可它们却轻轻松松地融化了。
“若是有朝一日,我也能为它们而牺牲一回,我对自己的怨恨也许能减少一些。
“或者是,我也能为静子而牺牲一回。”


短短的一段话,NANA三号停顿了好几回,念完的时候,她已经在哭泣了。从听音孔里传来的她的哭声,都没有她平时说话声音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去疗养院看望钟儿吧。”她抽噎着缓缓说道。
“现在吗?”
“现在。”

*下篇第五章完
*全剧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声望
80
寄托币
252
注册时间
2014-6-19
精华
0
帖子
32
发表于 2014-6-30 11:10:43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 小予一茶



不知道大多数读者看书会不会读前言、后记,我自己看书会特别留意,因为有些书的前言、后记实在是写得很精彩,比如《汪曾祺集》的后记,张爱玲的国语版《海上花开》、《海上花落》后记,可惜鄙人尚且不具备那样的神笔。

落兄的第一篇小说,构思并不甚奇,尤其是开始的双重人格,让我差点就放弃追这部连载小说了。正如落兄标明的那样,这是一部虚构小说,甚至还虚构了演员、作家,以及电影、小说。整篇小说的文风,带着一点翻译腔(特指汉语翻译日语的腔调,看日本电影和文学作品时都觉得语气怪怪的,有一些又颇吸引人)加东洋气息。我最满意的是编造的日本童谣“下雨了,下雨了,麻雀儿都要回家/小孩子不要还在路上玩耍,水坑呢永远踩不尽/起风了,起风了,风筝儿都飞上天/小孩子不要还在家里睡觉,童年哟匆匆就溜走”。这一首童谣是这种文风应用的最好的地方,踩水坑的细节非常真实。有一天下过雨后,看到路上有个小孩,路面几乎都干了,只有一个小水坑,他走到水坑前,特别郑重其事地跨过去,继续和他妈妈并排走,小孩子的心情就是这样吧。

所以,在我看来,这篇小说更主要地是在处理人和童年的关系,思考小孩与大人的问题。高中有段时间,当我终于不再为大姨妈烦恼(两三年的时间)后我开始为“成长”烦恼。很久以来我都非常厌弃成年人,厌弃长大,但终于也要面临成年,在我看来孩子与大人之间存在一条鸿沟,一个孩子是如何,又是在哪个时间点成为大人的呢?为什么在大人身上看不到他们曾经是孩子的痕迹呢?直到发现一些同龄人也开始抽烟、喝酒、说应酬的话,我得出了结论,其实许多小孩从小就向往大人的生活,也一直是通过模仿大人成长起来的,但也就止于模仿了,所以世界上根本没有几个真正成熟的成年人,真正懂得自己责任的人。即使想通这个问题,我依然没有做出决定,到底是成为真正的大人,还是继续做一个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不伦不类的小孩子,依然混沌地成长着。

作者写这篇小说之前,我们一起在追日剧《明天妈妈不在》,一部关于福利院小孩的电视剧。作者说他对自己的童年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我想,当童年遭遇空白时,对自我的思考也会很难进行下去,比如我有时也很想知道小时候的自己对某件事是怎么想的。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作者为主人公“我”创造了一个寄托全部童年记忆的“他”,而“他”又化身NANA二号与“我”发邮件交流,将自己的记忆以更隐秘的方式一点一点归还给“我”,让“我”总有一种身处迷雾的感觉。“我”觉得深受NANA二号的影响,而她给“我”的那些东西难道不是“我”一直自有的吗?越成长,自我也许就越多,但我们的今天无疑是我们的童年造就的,无论记忆清晰与否。另一方面,成长的过程中,人不断看到新的现实,内心也不断发生变化,变化是稳定的以至于我们自己很难察觉,但也是明显的,我们不仅不再是父母期待的样子,有时甚至不再是我们自己期待的样子。

作者又怎么处理多个自我的问题呢,他让“他”以牺牲的方式退出“我”的生活,而NANA三号进来了,金钟儿也进来了,世界到底是打开了。旧的我在选择离开时是挣扎、痛苦的,而新的我,已经对“他”有点讨厌,也终于愿意和过去挥手告别,迎接未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圆满的结局。最后“我”对NANA二号的祝福是“此生能够拥有美丽高尚的爱情”。小孩到大人最大的一个转折点或许就是爱情的梦想(包括其他高尚德行的概念,爱可以作为他们的代表)被打碎,我们渐渐认识到,现世中,爱情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但就像神一样,没见过并不代表没有,爱情也被供起来了,美丽高尚的爱情可以说是最奢侈的祝福,只有童年中的、虚拟中的人有恢弘的心、纯洁的信念,可以接受这样的祝福。这样一来,意义在哪里呢?只能是“牺牲”了吧。牺牲属于“他”,那“我”呢,就这样继续活着吧。

已有 1 人评分声望 收起 理由
荷马卖豆浆 + 1 已添加!谢小茶!

总评分: 声望 +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E: [连载]NANA [修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报offer 祈福 爆照
回顶部 我要纠错